第A01版:要闻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21年02月12日 星期五
-- 要闻 --
版次:[ A01 ]
一张没找到的照片,让两位陌生人结下14载“父子情”——
昨天,一顿“特殊年夜饭”跨越苏皖

2020年春节,欧阳兆堂(左)驱车300多公里,陪姚存林吃年夜饭。 欧阳兆堂供图

  “姚伯过年好!今年春节本打算去给您老拜年的,可是受疫情影响,实在难以出行。您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要注意保暖。今天这顿年夜饭,我就在手机上陪您一起吃……”11日年三十下午,49岁的欧阳兆堂,在自己太平门北极新村的家里,拨通了远在安徽歙县的姚存林老人的电话。

  “去年陪您吃团圆饭时,渔梁坝逮的新鲜杂鱼、清炒地皮菜、家养老母鸡汤,这几个菜真是美味极了,今年家里年夜饭也有这几道菜吧?”欧阳兆堂一边陪老人寒暄,一边说起了去年吃的几样美味佳肴。

  300多公里外的电话那头,年逾八旬的姚存林爽朗的笑声,通过手机清晰地传到了欧阳兆堂的耳边。

  这段已被姚存林视为“父子情”的忘年交友谊,已经持续了14载。这一切,都源于一张未被找到的老照片。

  欧阳兆堂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的37世孙,1990年进入原南京军区某部服役,服役期间他考取中国人民解放军运输工程学院。2006年,原南京军区筹建军史馆。2007年的一天,负责向全社会征集军史馆史料的欧阳兆堂,收到了一封来自安徽歙县的求助信。 

  求助者正是抗美援朝烈士姚钧鑑的儿子姚存林。姚钧鑑1949年入伍,给家里去信时,他曾告知家人,自己所在部队是第三野战军30军88师,1950年11月入朝。姚钧鑑给家里的最后一封信,落款时间是1952年2月23日。姚存林在信里说:“父亲再也没有回来,家里也没有父亲的照片。能找到一张父亲的照片,是我们全家人的梦想……”

  接到姚存林的来信后,欧阳兆堂心里难受了好久,他回忆说:“从小在父母宠爱中长大的我们,哪能想到从小就失去父亲、甚至连照片都没有的孩子的内心创痛?”

  同为军人的欧阳兆堂,暗自下定决心,要帮姚存林找到父亲的照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找竟找了14年!

  时隔太久,要想寻找一张志愿军战士的照片,无异于大海捞针。欧阳兆堂查找各种军史资料档案、寻访抗美援朝老战士,四处搜集线索。与此同时,他还在各大网站上发帖、发微博,写寻人故事上报纸……

  一个偶然的机会,欧阳兆堂找到了姚钧鑑的资料。原来,姚钧鑑所在的88师编入了志愿军第9兵团26军,于1950年11月入朝参战,1953年,姚钧鑑在朝鲜战场英勇牺牲。

  资料显示,在朝鲜的长津湖,志愿军战士顶着接近零下40摄氏度的酷寒,穿着从华东带过去的单衣薄衫,凭借着钢铁般的意志,打败了美军最精锐的海军陆战队第一师。从时间上判断,姚钧鑑也是那些在朝鲜冰天雪地中作战的志愿军战士们中的一员。

  这样的结果,稍许安慰了姚存林老人,但是照片始终没能找到。

  2009年,欧阳兆堂转业到了雨花台区铁心桥,他琢磨能不能通过画像的方式来宽慰姚存林——儿子像爸,通过姚存林年轻时的照片,应该可以画出姚钧鑑的面容轮廓。而且,姚钧鑑小时候的伙伴不少还健在,也依稀记得他的模样,通过他们,可以对画出的照片进行修正。

  征得姚存林老人的同意后,欧阳兆堂联系到了安徽省歙县书画家吴寒西。经过一周时间的绘制修改,画像终于完成。虽然只是画像,但是在姚家人的心里,那就是姚钧鑑的容貌,全家人为此激动不已。

  从此,年龄和姚存林的儿子同岁的欧阳兆堂,就成了姚存林的“亲儿子”。每隔一段时间,欧阳兆堂都要打电话或微信视频向老人问候,姚存林每次住院看病,欧阳兆堂都要驱车300多公里去探望。

  姚存林家的老宅已成危房,欧阳兆堂致信当地镇政府,希望能从关心烈属的角度解决危房问题。歙县徽城镇领导高度重视,特意帮他解决了一套公租房。

  2020年过年,听说姚存林生病,欧阳兆堂请假,再度从南京驱车300多公里前去探望,与姚存林一家吃了一顿年夜饭。饭桌上的红烧渔梁镇野生杂鱼、家养老母鸡汤等美味佳肴,让他一直惦念到了今年除夕。

  2月9日,我市颁布第十九届“南京好市民”名单,供职于雨花台区司法局铁心桥司法所的欧阳兆堂在列。这段跨越苏皖的“忘年情谊”,欧阳兆堂还会全力维系下去。通讯员 戎善豹 南报融媒体记者 于洁尘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