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2版:要闻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8年06月07日 星期四
-- 要闻 --
版次:[ A02 ]
一要敢想,二要善为

    ■刘根生

    干事创业,一要敢想,二要善为,要处理好“敢想”与“善为”的关系。

    一切梦想只有在干中才能实现,想都不敢想则“一切免谈”。大好事往往是大难事,“善为”才能在破解难题中干成事。这需要坚持问题导向,多些创新思维,勇于先行先试,钉子不钉牢绝不松手。以“敢想”启“善为”,以“善为”证“敢想”,思想会越来越解放,行动会越来越坚定,“敢想”与“善为”就能在互动中释放出巨大的创造能量。

    在院士大会上习近平说: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买不来、套不来,要以颠覆性技术为突破口,敢于走前人没走过的路。无疑,“敢想”和“善为”是走新路的基本路径。这意味着,各级官员不仅自己要敢想善为,更要为科学家敢想善为营造制度环境。关键就是按照习近平的要求去做:允许科学家自由畅想、大胆假设、认真求证。不要以出成果的名义干涉科学家的研究,不要用死板的制度约束科学家的研究活动。

    鼓励科学家敢想善为,需要正确认识“怪异想法”。“骨诱导功能”是用新型陶瓷仿制骨头植入人体受损部位,诱导断骨自动生长愈合,这项医学材料方面的划时代重大发现刚提出时,就曾被人认为是“怪异想法”。无“假如”无“真知”,“假如”在没成“真知”前,差不多都是“怪异想法”,但“怪异”不等于谬误,很可能是“见人所未见”。勇于“大胆假设”,积极“小心求证”,颠覆性技术才有希望问世。

    在科研领域中,片面追求高成功率已是通病。比如在科技项目评审中,常常是“风险,一票否决”。于是,“大胆假设”让位于眼前效率,研究成果沦为功利主义衍生品。“假如”有着诸多不确定性,越是划时代成果越具有不确定性。我们应当确立一种意识:“无风险、无失败”意味着创新度太低,甚至无创新可言。是否能借助改革,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拓展空间,最能检验是否善于处理“敢想”与“善为”的关系。

    当然,“敢想”不是主观臆想,而是从当下实际和未来实际出发,大胆突破已知束缚提出新课题,用“善为”来验证。敢想善为蔚然成风的城市,必定与平庸无缘。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