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2版:文体·评论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8年08月24日 星期五
-- 文体·评论 --
版次:[ A12 ]
修复师徐东良亮相《阅读·阅美》打动观众——
30年孤独坚守石窟修壁画

    “1992年冬天,吐鲁番木头沟没有往年寒冷。一个背着画箱、头发浓密的年轻人,在河水西岸的断崖上奋力攀爬。柏孜克里克宫千佛洞就在那高高的悬崖上。年轻人是新来的画师,东北小伙徐东良……”近日,王刚在江苏卫视《阅读·阅美》深情朗读美文《光阴的故事》,打动了无数观众。文中主人公徐东良用近30年时间,在西北大漠修复和临摹高昌壁画。在节目录制现场,徐东良接受记者采访,讲述了自己在吐鲁番修壁画的那些事。 

    徐东良所临摹修复的,是吐鲁番一带的人们从四世纪开始绘制的高昌壁画。鲜有人知道,为了让这些承载古西域文明记忆的壁画“重生”,背后是徐东良这样的壁画修复师的默默付出。近30年时间,徐东良的工作是和艰辛与孤独相伴。“每天太阳一出就进洞,直到太阳落山才出来,然后每年开春,我就去了,直到冬天,画笔结冰了,才离开石窟回到城市。”他说,一块馕就是一天的伙食,如果能再加一杯茶,那就很不错了。“在那里,最难的是水。石窟边上一般都有河,但一到灌溉的时候,那些水就会变得很浑浊,我只能在边上挖个渗水坑,那样的水会清些,可是第二天再去,那个坑里就全是青蛙,只能再挖。”徐东良长期在洞窟工作,要么盘腿坐地上画两个小时,要么站在架子上画两个小时,不是腿直不起来,就是腿弯不过来,再加上吐鲁番的冬天很冷,壁画修复师几乎都有关节炎,但徐东良笑呵呵地说:“吐鲁番的夏天又很热,每天就像蒸桑拿一样,经过一个夏天,有些毛病就都好了,有点冬病夏治的意思,然后每年周而复始。” 

    在这样的条件下,徐东良绝大部分时间需要一个人去面对,与他对话的,只有千年前的墙壁。最让他苦恼的,是对壁画的解读和补缺,“这些壁画,大都残缺,只有一点信息,比方说有的只有面部,那些缺失的是什么?如果遇到读不懂的,我会先放一下,先画别的位置,别的洞窟,它们都是有内在联系的,有时候会在别的洞窟别的壁画中找到答案。”

    将最好的年华献给壁画,徐东良觉得很值,“这一生干了自己最喜欢干的事情,没有白活。我总是问自己一个问题:徐东良,你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是因为有这些壁画,你才来的吗?如果你来到这个世上,没有这些壁画,你也没有必要存在于这个世上,它已经和自己的生命结合在一起了。” 

    本报记者 邢虹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