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经济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 经济 --
版次:[ A04 ]
3年前金洽会结缘,今年金秋结硕果
贺利氏贵金属工厂在宁投产

贺利氏工厂效果图。

    3年前在金洽会签约,3年后在金洽会宣布投产——12日,世界500强、全球最大的贵金属服务商德国贺利氏公司在宁打造的全球最先进贵金属工厂对外公开,废弃工业催化剂中的金、银、铂等贵金属,在这里“变废为宝”。当天的投产仪式上,贺利氏公司特意种下一棵代表着绿色经济的桂树,作为献给南京金洽会的礼物。

    栽下桂树,纪念3年前结缘金洽会 

    在汽车、电子等行业的工业催化剂中,常含有价值不菲的金、银、铂、钯等贵金属,而通过回收精炼方式得到这些贵金属,能耗仅为采矿方式的1/20或1/50。 

    贺利氏南京工厂总投资1.2亿美元,占地8.4万平方米,耗时两年建设,其顺利投产对贺利氏这家总部位于德国哈瑙的老牌企业意义深远。该工厂将显著提高贺利氏的贵金属尤其是铂族金属的精炼回收能力以及贵金属化学品产能。其中,含有贵金属的原料回收能力将增至3000吨,贵金属化学品产能将提升3倍。以南京为新起点,该企业将展开拳脚开启在华发展的新纪元。 

    贺利氏贵金属中国业务总裁胡敏回忆起3年前选址的情景,公司在全国60个候选园区中寻寻觅觅,最终南京江北新材料科技园脱颖而出,并于当年金洽会签约。 

    之所以选择南京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方面,苏浙一带是客户最为集中的区域之一;另一方面,南京集中了大量技术人才,还在加快发展化学新材料、生命医药和高端专用化学品等新兴产业,将为贺利氏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和动力。

    集德国、南非等工厂经验,打造卓越工厂 

    贵金属工厂什么样?当天,记者走进工厂先睹为快。只见失去活性的贵金属催化剂等废料被分类、打上标签,根据生产计划运送到不同车间。在热处理车间,箱式焚烧炉“排排坐”,它们吞下废料,高温处理出废料中的贵金属。在提纯车间,巨大的设备通过溶解、沉淀、过滤、电解等手段对贵金属进行精细提纯。贵金属之外的废料也被合成铝酸钠等副产品。 

    南京工厂运营总监张斌说:“一座新工厂就像一根链条,任何一个薄弱环节都会拉低整个流程的绩效。通过紧密协作,我们打造了一根强大的链条,建造了一座卓越工厂。” 

    相比贺利氏在国内现有的设施,其南京工厂无论在规模、效率,还是管理方面都迈上了一个新台阶,实现了全程自动化管理,效率得以提升,成本也更具竞争力。另外,工厂“三废”处理水平高于国家标准,在中国日益严格的环保监管下,贺利氏的竞争优势将凸显。

    引导企业战略性布局,扩建已在计划中 

    贵金属催化剂被誉为“移动的金矿”,如何将它们无害化回收利用,是世界,尤其是中国面临的严峻课题。目前,中国除了黄金之外,其他贵金属几乎完全依赖进口,从废催化剂或其他行业中提纯回收贵金属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从全球产量来看,贵金属在全球被定义为稀缺资源,以铂为例,年需求全球在250吨左右,而采矿的产量不足200吨,属于战略性资源。 

    南京工厂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未来的扩建需求,目前正在新建一座用于贵金属颜料的翼楼,计划将于明年落成。    

    本报记者  张希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