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9版:民生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 民生 --
版次:[ A09 ]
在国内最繁忙的京沪铁路线上搭设棚架,项目经理称:
“一阵风一声雷,都牵动我们的心”

大桥维修现场的张武。

    讲述人:中铁大桥局南京长江大桥维修改造项目经理张武     

    南京长江大桥为公铁两用桥,在维修过程中,需要在公路桥和铁路桥之间全程搭设防护棚架来进行隔离,以防止大桥施工时有东西掉落,对铁路运营造成影响。

    棚架施工作业面处于国内最繁忙的京沪铁路线上,棚架面下方就是2.8万千伏的高压线,距离江面又有40多米高,棚架构件极其零散,稍有不慎,如有掉落,就必然影响到火车的运营,甚至造成重大事故,安全风险极高。不仅如此,所有的施工都要在高铁停运的“天窗点”内完成,一天内最多只有两个“天窗点”,每段时间仅为2个小时左右。如此多的限制条件,到底能否做得好,接到任务的我内心还是有一丝忧虑的。 

    为了安全高效地搭设防护棚架,我们按照大桥1:1比例建造的一段钢梁模型,所有作业人员须在实训平台上演练各种工序,熟练操作,通过考核后才能正式上岗。施工用时细化到每根杆件、每根木板、每颗螺丝钉。项目部还开展“金点子”活动,征集到不少优化方案。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与时间“赛跑”,事实证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里,零事故完成了全桥防护棚架的搭设。 

    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异常的火车声音、一阵风、一声雷,都牵动着我们的心。 

    身处大桥维修项目部院内,抬头就是铁路桥,每天都有上百对的列车通过。为方便工作,我们就住在项目部院内的宿舍,大桥维修刚开始那会,晚上睡觉时,多少有些不适应,每当火车通过时,那刺耳的鸣笛声、车轮轧过钢轨的声音,让我辗转反侧。但时间久了,我反倒觉得这声音很亲切,因为这鸣笛声至少说明防护棚架施工没有影响到火车的运营。 

    我记得去年的梅雨季节,经常毫无征兆的就倾盆大雨。有一天夜晚,将近十二点,伴着阵阵大风一场瓢泼大雨不约而至。突然间,一个警觉“好久没有听到火车通过的声音了”。我连忙召集兄弟们动身上桥到棚架面进行巡查,每块木板有没有固定好、螺栓有没有松动、有没有漂浮物……我们将已搭设好的棚架面全部巡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异常,可还是久久听不到火车声。我随即同铁路站段取得联系,在了解一切正常后,正准备下桥,“呜——”远处传来了火车鸣笛声,听到那熟悉、亲切的声音后,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了。 

    在长江大桥27个月的封闭维修中,棚架的搭建和拆除就占到了12个月,我记得有位热心南京市民向相关部门反映,通过无人机航拍没有看到公路桥面有人作业,既然无人作业,大桥为何要封闭,又为何需要这么长的工期?当我向当事人出示了一张棚架面满是作业人员的照片时,当事人脸上的疑云终于消散了,并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说“你们不容易啊”。南京市民的这句话,也成为了对我们所有付出的最大褒奖。     本报记者 葛妍 整理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