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1版:风雅秦淮·阅城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 风雅秦淮·阅城 --
版次:[ B01 ]
创意融合 走入每个人的生活
它不再是一堵只能远观的石头墙,而是一条有温度的纽带。

    遗产要融入生活,这才是传承文化的根本。明城墙研究专家杨国庆曾走访了很多拥有古城墙的欧洲城市,包括德国的纽伦堡、诺德林根,意大利的卢卡,等等。他发现,这些城市的城墙都得到了合理利用:在城墙里面做展览,在城墙下开咖啡屋,在城堡里开餐厅,甚至还可以作为青年旅社进行出租。 

    近年,南京明城墙也正积极融入众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中国人乐于接受的集体庆生、个性婚礼,“出砖入石”办公收纳、城墙八音盒、城墙拨浪鼓等文创产品也大受欢迎。为了让市民在阅读和运动中触摸到南京历史的悠远与厚重,南京明城墙还先后推出城墙书吧、城门挂春联,以及徒步城墙等活动。薛冰则建议,对城墙空间的利用应该引入评审机制,“要让它们能真正地服务市民。” 

    与此同时,文艺作品也可以成为对一个城市最好的宣传,通过它们,可以把南京明城墙带到世界的各个角落:现居香港的南京作家葛亮,喜欢用“我城”来指称南京;“隔着水,远远望见一带苍紫的城墙,映着那淡青的天,叔惠这是第一次感觉到南京的美丽。”这是张爱玲在小说《半生缘》里的描述,一句话道尽了南京城墙的沧桑之美;1986年,汪曾祺来南京,站在尚未修缮的中华门城堡的最高处,他半天不说话,最后感叹说:“真是好地方,到南京就玩这么一个地方,已经足够了。”对中华门城堡,汪曾祺是大夸特夸,说它丝毫不比山海关逊色,甚至更好。汪曾祺说的是南京城墙的气魄与历史感,到了江苏原创歌剧《拉贝日记》里,南京的城墙被搬到了舞台上,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城墙本身同时也是生命力和民族精神的象征,见证了这座城市里发生的关于人性的较量。

    城墙本无情感,却因有不同人的参与成为独特的生命主体。此时,它不再是一堵只能远观的石头墙,而是一条有温度的纽带,一边连接着这个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一边连接着成千上万普普通通的群众,无论男女,无论老少,无论中外。

    本版投稿信箱:njrbfyqh@sina.com  联系电话:025-84686260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