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3版:风雅秦淮·书香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 风雅秦淮·书香 --
版次:[ B03 ]
诗 之 内 外
□孙 郁

    精彩书评

    想起来我自己读古诗的经历,附庸风雅的时候居多,真的沉潜下来的时候寥寥无几。常常在遇到诗人作品的时候,目光在动人句子间流盼,只是一时惊异,很快将视线滑落到别地了。 

    这是不求甚解的阅读,自然不能得到真趣。有一年听过叶嘉莹先生的关于古诗词的演讲,颇为感动。后来与友人去她家里拜访的时候,见其对于古诗词的痴迷,以及诗句内化于心的样子,才知道,古代文人的遗绪对于一个人是多么重要。至少是叶先生,生命的一部分就在那些清词丽句里。 

    这样的人可以找到许多。我的前辈朋友中,王充闾算是一位。他自己写旧体诗,也研究诗文,对于古人的笔墨之趣多有心解。晚年所作《诗外文章》三卷本,乃诗海里觅珍之作,读后可知见识之广,也告诉我们什么是因诗而望道的人。 

    王充闾早年有私塾训练,对于古代诗文别有感觉。他是学者类型的作家,对于古代文学的认知不都在感性的层面,还有直逼精神内觉的理性领悟。阅读作品时,涵泳中灵思种种,流出诸多趣谈。但又非士大夫那样载道之论,而是从现代性中照应古人之思,遂多了鲜活的判断。 

    我阅读他的书籍,觉得不是唯美主义的吟哦,在对万物的洞悉中,起作用的不仅仅是学问的积累,还有生活经验的对照。心物内外,虚实之间,不再是隔膜的存在,作者看到了人世间的阴晴冷暖。 

    从诗歌体悟人生哲学历史,这个特别的角度也丰富了他的散文写作。 

    进入诗歌王国会有不同的入口,每个人的经验不同,自然看到的隐喻有别。 

    王充闾在浩瀚的诗歌里不仅感到古人感知世界的方式,重要的是窥见了内中的玄机。我发现他掌握的材料颇多,又能逃出俗见冷思旧迹。中国古人不是以逻辑思维观照万象,而是在顿悟里见阴阳交替,察曲直之变。《诗外文章》里就捕捉到古代诗作里的思想资源,且悠然有会心之叹。 

    古人的思维方式与审美方式今人不易理解,但细心究之,在体味中,当可演绎出丰富的观感。我很感慨王充闾在旧诗里的诸多发现。 

    作者提炼了许多有趣的内质,比如“美色的悖论”,“知与行的背反”,“大味必淡”“清音独远”“智者以盈满为戒”“论史者戒”等,都是词语背后的意绪。其中庄禅之意依稀可辨,文史哲间的精要点点,牵出幽思缕缕,在似有似无之间,聆听远去的足音带来的妙悟,读书人的快慰跃然纸上。 

    古人的文字常常以小见大,在微言之中散出广远之气。我们读它,不仅仅懂得词语间的要义,还要深味人性的明暗。那些明察人间万象的人,对于古人的理解可能更深。

    诗外文章,是个大题目,写好它的人并不多。 

    好的诗,一是可感,二是可展。诗外文章就是伸展的部分。有时候我们不妨把散文、小说也看作是诗的余音,它们也沐浴在诗神的光泽里。 

    托尔斯泰说自己的《战争与和平》是看了莱蒙托夫长诗《波罗金诺》的产物,可见诗歌内在的原发性。至于海德格尔从诗人荷尔德林诗歌里发现哲学因子,且影响了自己的写作,那更是有趣的话题了。

    (作者为著名学者、文学批评家)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