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2版:风雅秦淮·文脉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 风雅秦淮·文脉 --
版次:[ B02 ]
寒夜食粥
□薛钝庵

视觉中国供图

    岁暮天寒。 

    清人王永彬言:“寒夜围炉,田家妇子之乐也。”冬夜漫长,围炉对坐,一茗一酒,一粥一饭,或须眉欢然,或默默无言,虽然室外飞雪凝霜,长夜漫漫,室内却是温暖如春。 

    春秋战国之前,古人度寒,用以敲冰煮雪的器物,多为鼎或者鬲。 

    鼎有三足,其下可燃柴薪,其内可煮肥鲜,是上古版的火锅。鼎一般体积较大,多为青铜或铁铸制,非大富大贵之家所不能置办。钟鸣鼎食也就成了门第和身份的象征。 

    退而次之,是多用陶土烧制的鬲。其体积较小,亦有三足。朱门酒肉臭,贫家多赖食粥以充饥,所备者亦鬲而已。故而,“鬻”字从鬲从粥,其本义为煮粥,后世引申为“卖”。昔时,每遇荒年,多有鬻子卖女之人,何其悲乎。 

    食粥以糊口。《史记·孔子世家》就有“饘于是,粥于是,以糊余口”之说,稠者为“饘”,稀者为“粥”,相比而言,稠厚的“饘”更为抵饥。东汉人樊宏至孝,家贫无以为炊。光武帝听说后,就派小宦官送去饘粥。清代,官府于隆冬时节会在城郊设粥厂,施粥赈济。据说,粥碗须插筷不倒,才算过关,此亦“饘粥”的本意。 

    “半夜不眠听粥鼓”,可见寒夜枵腹之难耐。陆游诗云:“披衣起坐清羸甚,想象云堂缹粥香。”“缹”是煮的古字,也有一种说法是将米、菜共煮。风雪夜归之人,拂尘掸雪,拢上一炉柴火,将碎米、杂菜齐齐倾入锅内,片刻煮沸,急急食毕,则饥寒俱解。 

    魏晋时期,又有豆粥。刘义庆在《世说新语》里说,豆子不易煮烂,须先煮熟碾末,客人到后,“作白粥以投之”,唾手可得。此说后被采入《晋书·石崇传》,成为豪门权贵斗富的逸闻余觞,早已远离了食粥的本意。 

    在那个粮食凭票供应的年代,母亲常做大麦粥,待米汤滚沸,投以大麦碎屑,米、麦掺和,可以节省一些粳米。麦饭、麦粥,原本就是古代野人农夫的日常之食。颜回箪食瓢饮而不改其乐,苏东坡闻故人至而“急扫风轩炊麦饭”。古君子之风,每每流露于粗茶淡饭之间。 

    过去,用麦芽熬煮成糖,谓之饧糖,掺入白粥,是为饧粥。每至农历腊月初八,以米、豆、枣、栗合水煮熟,又加杏仁、花生、榛实及红白糖,此种饧粥,便是“腊八粥”了。而每年的腊八日,寺院皆须煮粥供佛,故而,腊八粥又称“佛粥”。 

    腊月初八这一天,毗卢寺总要煮上百斤腊八粥。男女老幼围炉分食,祈福祈寿,笑逐颜开。 

    一瓯粥尽,春意渐至。

    本版投稿信箱:njrbfyqh@sina.com 

    联系电话:025-84686260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