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雨花石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 雨花石 --
版次:[ A06 ]
怀念“手写时代”
■杜浩

    据文化媒体报道:近日,在广州国际文学周暨粤港澳大湾区文学盛典期间,举办了一场“回望手写时代”的文学手稿展,展出的是中国现代文学馆馆藏的上世纪80年代作家手稿,包括巴金、莫言、汪曾祺等16位名家的24部作品,期望新媒体时代的观众们通过阅读作家的手稿,和他们进行一场“见字如面”的跨时空对话,重温手写书稿的时代魅力,致敬一个文学时代。 

    这些作家的手写体,带着他们生活的经历,折射着他们的职业特点。比如,莫言创作了成名作《透明的红萝卜》,莫言曾做过连队通讯员,经常出黑板报,《透明的红萝卜》手稿字体有明显的“黑板报体”痕迹,“一看莫言当时的手稿就知道,那字儿是黑板报的美术字”,“但莫言后期的字体发生很大改变,这是在手稿里面看到的,电脑上看不出来,非常有意思”。 

    对于作家创作过程,我们的一些读者是很好奇的,他们希望了解并由此受益,所以,通过手稿我们可以窥见作家写作的过程,可以看到作家是怎样炼字炼句巧用文思的,看到他们内心的审美要求,怎样进行思考,进而感知那个时代的语言风格和流行文化风尚。 

    作家在文学作品中的“手写体”,也并非是一位作家的个人语言行为,因为,他的作品要出版,必须经过出版社的编辑们的修改、补充、完善,所以,一位作家出版的作品往往是作家和编辑们的共同产物,甚至还有文化出版机构的影响,“手稿体现了作家的创作初衷,也体现了手稿出版的精神、灵魂所在”。 

    今天,我们已经进入电脑时代。人与文字的关系、书写与阅读的基本形态,书写的方式,正在发生着重大改变。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作家们开始陆续放下手中的笔,改用电脑写作。 

    但文坛上还是有不少作家仍然坚持文学作品的“手写”方式和习惯。贾平凹说“只有握着笔才有灵感”,他创作时将横格稿纸竖起来用,并且完全不受框格的束缚,畅笔抒怀,不乏工整,字里行间涌动着他的情感波澜。梁晓声说“用电脑敲字是快,但会影响我的思维”,他曾说过,“到现在我依然用手写字,习惯了就会变成生理反应上的固执……习惯成自然,我写什么东西,还是铺开一页纸写,这样方便,思路不受局限。” 

    王安忆写作时,不爱用电脑,始终坚持手写,她甚至拒绝网络,“电脑打字与速度有关,但写作不需要速度,只是一个脑力劳动。” 

    这样看来,用电脑打字,这种技术思维,确实与文学创作过程中的文学思维容易形成矛盾和冲突。文学写作的艺术规律,决定了“手写”的方式,的确有其不可替代的价值和表达的必要。 

    所以,在这个“回望手写时代”的文学手稿展上,透过那一部部珍贵的作家手稿,我们看到,在这个电脑书写的时代,仍有作家坚持不懈“手写”创作。这不仅是其文学创作习惯使然,更让我们在看到这些手稿中流露的自然的文笔时,感到非常惊奇和兴奋,我们原先以为读的是作者的东西,而现在却从中认识了人,它更昭示出,在这个功利、浮躁的时代,需要一种精神、价值、信念的坚持和坚守。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