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雨花石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 雨花石 --
版次:[ A06 ]
守岁
■杨莹

    过年守岁的风俗在我家乡从古至今,代代承袭。年三十守岁也叫“熬年”,人们点起蜡烛或油灯,通宵守夜,驱走一切病邪。祭祖是守岁的一项重要内容,它把人们对明年美好生活的希望推上了高潮。祭祖的仪式并不复杂,香烛、纸钱是必不可少的,八仙桌几菜碗也是必不可少的,五个碗七个碗九个碗都行,最不济的人家也要有三个菜碗。 

    外婆每年三十晚上都会在桌上摆好酒菜,点燃香烛,带领家人一个个地磕头。外公负责在火盆里焚烧纸钱,他在火光中不断祷告,祈求祖先的神灵保佑一家平安。祭祖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内中隐藏着全家团圆的喻意,更寄托着对死去亲人的深深的思念和缅怀。 

    记忆中的除夕夜,老人们是不眠的。外婆在厨房忙得团团转,“十样菜”装进了脸盆,煮好的年货装在篮子里吊起来,挑好的荠菜剁成饺子心,接下来就和面,擀饺皮,包好的饺子一只只摆放在米筛里,最后她就着空下来的大锅炒起了瓜子。昏黄的油灯下,小火慢慢炕着,瓜子散发出一股熟香味儿。炒好的瓜子被她用事先备好的簸箕盛上,一遍遍颠拌着。 

    我喜欢守岁的原因更直接,因为这天可以穿新衣服。平时,孩子是很少有新衣上身的,只有快过年了,大人会扯上几尺布做一身新。做好的新衣服整整齐地放进箱子里,孩子们一直盼到三十晚上才盼上身,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孩子们都穿着簇簇作响的新衣服在一起玩,灯草绒或咔叽布上有着明显的折痕,带着樟脑的味道。爱美的我,还会在辫子上扎上大红的绸子,鲜艳,夺目,映照出那个岁月里的纯真。 

    真正守岁的往往是一家之主。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主人,比如像外公那样的人,三十晚上是绝对不会睡觉的,他会守着火盆喝上几杯。平时外公喝酒,外婆总是数落他,但这个时候是不说他的,过年嘛,再说几更天都有几更天的任务。一更天的时候,外公准时会去外面放炮,他把放炮看成是对天地自然的敬重。三更天的时候,外婆撑不住了,灶门口暖和和的,她倚着柴草眯上一会,外公依旧咪着他的小酒守着夜。 

    小时候的我对守岁既开心又新奇,总想和大人一样守到天亮,但熬不了多久就钻进了被窝。守岁的时候,我就缠着外公讲年俗,什么送灶,熬年关,说的最多的就是“三十晚上,老鼠成亲”的故事。过去的乡村都是老房子,烟熏火燎的,每到子夜时分,就会有许多老鼠在房梁上跑,外公说那是老鼠娶亲了。实际上老鼠是被鞭炮声惊吓了,纷纷举家携口跑出老窝,有时候会掉下一两只来,平时人们恨死了它,但这一刻谁也不会去打。因为这一天是它的好日子哩。 

    日子就这样走到了当下,外公外婆已不在人世,而我也快到做外婆的年龄了。但无论年岁多大,我眼中的年味依然与守岁有关。尽管飞速发展的乡村和往日不一样,守岁的内容也悄然发生了变化。有人围着电视看春晚,有人聚在一起打麻将,也有人在外面旅游过春节。但我还是惦念守岁的仪式感,学着外婆的模样祭祖,仿佛这样传承,让传统的节日多了热闹的氛围,更多了一种静静体会生命绵长的滋味。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