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雨花石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 雨花石 --
版次:[ A06 ]
抱住幸福的感觉
■朱广金

    我是一个行走的塑像。时间好像木匠手里的工具,时常偷偷地在我皮肤上雕刻;光阴好像时空里的蚊虫,时常爬在我的身体上叮咬。我愈来愈被腐蚀,愈来愈被老化,从一个踌躇满志的青年,忽然间来到了满脸皱纹的中年。可和我一起成长的南京这座历史的城,却愈来愈年轻,愈来愈美貌了。 

    人生在岁月的长河中是多么渺小,甚至微不足道,像一只只蜜蜂,一只只蝴蝶,抑或一条条鱼,一条条虫,如此地匆忙和期待。期待生命的长度,期待生活的宽度。我以一个观望者的角色,用一种欣赏的目光,见证着南京这座古典的“江南美女”,打扮得愈来愈时尚,愈来愈大气,愈来愈美丽了。 

    上世纪90年代初,那时的中央商场、新百商场、大华电影院、文化宫以“久”而闻名;金陵饭店则以“高”而著称。但中央商场、新百商场还都不是如今这样高大威猛、豪气冲天的身姿;唯有金陵饭店鹤立鸡群,独树一帜,居高临下。 

    外地来南京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向往,就是到新街口仰望金陵饭店,感受一下三十七层高的大楼是个什么样子。记得二哥来南京看我是在1992年的秋天,二哥说:其他地方不想去玩,我就想看看金陵饭店,它到底有多高。我说:你这个要求也太简单了,虽然我们吃不起,但我们看得起,近在咫尺,几分钟就可以走到。到了,二哥仰头朝天,笑着说:我的妈,这么高啊,很吓人,像一根大柱子往天上长去。我幸福地笑着,说:二哥!那儿有照相亭,我们合个影你带回村里炫耀炫耀。立即,二哥和我笑眯眯地并排走去。后来照片上我们也是这样的笑,满脸的幸福感觉。 

    隔了好几年,大哥也来南京看我,大哥说:我们去金陵饭店照张相,那个楼太高了。我笑着说:大哥,你思想落后了,什么年代呀,南京现在比金陵饭店高的大楼还有好几幢呢,金鹰国际商城、商茂世纪广场、大行宫新世纪广场等,都比它高。大哥听我这么说,他先是一愣,旋即又乐了。我说:大哥,我们晚上去夫子庙游玩,明天去玄武湖逛逛,这两个都是闻名遐迩的景点,路上顺便看看高楼。大哥笑着说:好的,一切行动听你的指挥。我们很愉快地度过了一整天。 

    我从乡村来到南京已经二十多年了,南京这座城在我的眼睛里,从小到大,从旧到新,从慢到快,真正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我刚来南京时住在延龄巷锡剧团的大院里,徒步几分钟就可到达最繁华的闹市新街口。出了新街口,就感觉山西路、中山陵、卡子门等都是偏僻的角落,而江宁、江浦、马群等地,那都是遥远的郊野了。坐公交车在南京城转悠,不要一天时间就可以跑遍,处处都坐着低矮破旧的房屋,许多路面也是狭窄又颠簸。 

    亲历南京城这二十多年的巨变,我经常会感叹:南京城发展得太快了,变化太大了,快得让我不能适应,大得让我不敢相信。如今的江宁、江浦、马群等地都包容在南京城区范围内,坐地铁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放眼南京城的四面八方,处处都矗立着高楼大厦,处处都是旧貌换新颜。高架桥、地铁、长江大桥、长江隧道四通八达,出行十分便捷。生活在南京城里,处处都是满满的幸福感觉。 

    更加幸福感觉的是,在这二十多年里,我通过艰苦奋斗努力拼搏,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老婆和孩子,也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我知道,南京城是一块风水宝地,我爱着它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树,一砖一瓦……我幸福得经常会在梦中笑醒。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