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雨花石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 雨花石 --
版次:[ A06 ]
发生在23年前的
“三峡灯展”趣事
■陈思平

    近日我登城健步走,看到来自四川自贡的扎灯艺人,顶着凛冽的寒风赶扎大型花灯,顿时联想起22年前,四川自贡在白鹭洲公园举办“三峡灯展”过程中发生的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四川自贡的大型灯彩久负盛名。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其曾在莫愁湖公园举办过轰动全市的一次大型灯展。百余盏融传统工艺与现代技术为一体的彩灯倾倒了南京市民,以至于那段时期,每晚警方还得在公园周边道路实行临时交通管制。 

    1996年初,四川省决定以宣传三峡工程为主题,赴宁再举办一次大型灯展,地点选在白鹭洲公园,开展时间定在4月23日,既有纪念南京解放47周年的意义,又因与五·一劳动节搭界,主办方分析票房价值肯定不会差。 

    开幕当日,弹丸之地的白鹭洲公园热闹非凡,人头攒动,观众如织。然而此番热烈景况仅延续几天便人迹寥寥。原来花团锦簇的夫子庙春节灯会刚刚结束不久,谁还有兴趣再花钱看灯展呢? 

    主办方异常焦急,找到区领导要求加大宣传力度。当时我是秦淮区专职通讯员,这个任务自然落到我身上。两天后,飞抵南京的重庆市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接受了我的采访,当晚我便连夜挑灯赶写了专稿《美哉,三峡灯会》,在报纸上整版刊出。那位副部长看了报纸后,连声称赞:这是三峡灯展举办以来,写得最好的一篇文章,有深度,有力度,有气魄,并通知四川省及重庆市各媒体采用。 

    之后,这枚重磅炸弹却似一粒小石子扔进大海里,悄无声息。公园依然冷冷清清,门可罗雀。 

    但是,这枚重磅炸弹却越过古城,在千里之外的连云港炸响了。 

    那是六·一儿童节前几天。原团区委熟识的一位干部带了几位年轻人向我了解白鹭洲公园的灯展情况。我向他们作了详细介绍后,又给了他们一份刊登我那篇文章的报纸。 

    第二天,我发现南京几家纸媒均刊登了连云港一家公司与团市委少工委联合举办“‘庆六·一’,观灯展征文活动”的醒目广告。征文奖项不但多、奖金高,还设置了组织奖,而且老师与学生观灯不收门票,但陪同的家长要买票。 

    此消息一出,当晚,沉寂多日的白鹭洲公园又热闹了起来。南京市各中小学学生在老师的组织与家长陪同下,纷纷涌向白鹭洲公园观灯。 

    活动连续举办了三天。事后听说,主办方是以付给公园和四川自贡20万元的价格,组织承包了这场活动的。主办方搞的这场活动亏不亏呢?据说那三天有近十万人到白鹭洲公园观灯,一张门票20元,按一位学生一位家长陪同计算,主办方不但不亏,而且狠狠地赚了一大笔。 

    市场经济的杠杆魅力再次发挥了作用。而我呢?虽未获得分文回报,却因那篇拙文而大大地扬了一次名,斩获了精神奖。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