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1版:风雅秦淮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9年09月06日 星期五
-- 风雅秦淮 --
版次:[ B01 ]
好戏共荷映日红
——第四届江苏省文华奖评奖有感

    □ 刘鹏春

    正是“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季节,第四届江苏省文华奖评奖揭晓,10部作品获得了文华大奖。它们是:淮剧《送你过江》、梆子戏《母亲》、音乐剧《九九艳阳天》、儿童剧《青铜葵花》、越剧《乌衣巷》、锡剧《卿卿如晤》、淮剧《十品半村官》、舞剧《南国红豆》、话剧《守岛英雄》、音乐会《华乐苏韵》。作为亲历者,有幸享受了舞台艺术的盛宴,也见证了耕耘者的收获。谷穗里的汗水,果园里的脚印,令人欣慰也令人感动。

    应该说,好的作品并不止于这十部。由于规则的限制,遗珠之憾难免。有位德高望重的外地老专家不止一次地赞叹:江苏好戏多得让人羡慕嫉妒爱!

    在淮剧《小镇》苏剧《国鼎魂》连续两届获得文旅部的文华大奖以后,第四届江苏文华奖还能继续推出一批新的戏剧成果,让我们看到了江苏戏剧的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潜力。

    通过这次获大奖的作品,能看到江苏戏剧界对“主旋律、正能量”选题思想上重视、情感上投入。

    淮剧《送你过江》通过一艘船,一条江,一场战役,悲情演绎了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英雄情怀与情感抉择,完美呈现出渡江军民坚定的革命信仰和普通的俗情世理的人性撞击。梆子戏《母亲》把一个普通劳动妇女牵肠挂肚的母爱、对革命的朴素理解和鼎力支持,表现得入情入理、感人至深。音乐剧《九九艳阳天》以现代戏剧和音乐的交响,把家喻户晓的《柳堡的故事》重新演绎,诗意阐述“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这几部作品的取材,都是来自于江苏的红色记忆。它们并不是简单复述那些故事,而是让我们走进历史深处,走进英雄的灵魂深处,感受他们心灵的温热,梦中的呐喊,在英雄的泪花热血中,看到信仰如水晶如琥珀一般的华贵结晶。江苏省文旅厅敏感地抓住这些剧目,请专家反复论证指导,从而使作品质量不断提高,渐入佳境。于是,江苏大地纪念碑浮雕上的人物被激活了,博物馆油画里的一代风流生动了,在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迎接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的日子里,江苏戏剧人献上了自己心灵的敬意。

    十部优秀作品的另一个特色是:接地气的当代生活,绚烂的时代色彩,浓郁的生活气息,真实的人生况味,体现了返朴归真的审美追求。

    舞剧《南国红豆》选择了“一带一路”相关主题作为表现内容。本有些硬邦的工业题材、经济建设故事,被处理得激情飞扬,风情万千。崭新的舞蹈语言,得心应手地表现女工们学习操作缝纫机,建设者手中升起厂房大厦。如果说《南国红豆》是诗意盎然的水彩画,淮剧《十品半村官》便是年画风格的风俗画了。故事通过一张发票该不该报销、能不能盖章,塑造了乡村理财小组长刚正不阿的形象,正面表现了向深度开展的反腐倡廉。喜剧情节的生动展开,乡村语言的信手拈来,让观众喜闻乐见的同时,得到启迪和教育。另一部引人注目的作品是话剧《守岛英雄》。省演艺集团话剧院的同志们深入了解英雄事迹,使作品在全国十几部同一题材创作中别具一格,凸现出自己的个性和追求。王继才和老鼠的“私聊”、王仕花待产时的窘迫和紧张……无华的情节、无雕琢的语言,在日常的尴尬纠结乃至狼狈不堪中呈现出生命的精彩。写现代戏离不开生活的积累、开掘和升华。生活的深处,那些最让人动情的情节、细节和语言,是没法编造和杜撰的。

    大概因为水土的关系,江苏的作品常常呈现出不同于其他地区的艺术特色。与北方剧种相比,多了点柔软;而浙江的朋友则说,对比江苏,他们的作品常常少一点刚性。小桥流水和大江东去兼得,杏花春雨和金戈铁马共存,使得江苏戏剧别有一番气象。

    锡剧《卿卿如晤》把百年前林觉民赴汤蹈火的故事编演得如歌如泣,令天地动容。儿童剧《青铜葵花》选材于乡村艰难岁月的一段往事。一个乡村哑巴孩子和一个漂流乡村的城市女孩,如何相依为命,守护着一个真善美的诗意世界。这样诗情洋溢的戏剧,既给儿童观众心灵的正义力量,又给了他们诗意的审美享受。在获大奖的10部作品中,诗意越剧《乌衣巷》不同凡响,让人耳目一新。整个作品从文本到音乐、舞美及表演,甚至宣传画册的设计,方方面面都体现了出品方对诗意品质的强烈追求。观众心旷神怡地看到秦淮文化遇上魏晋风流,是怎样碰撞出一部精致唯美且充满文人情韵的诗意戏剧。获大奖的还有一台大型原创民族管弦作品音乐会,艺术家们编织“枫桥烟雨”,奏响江南丝竹,引领我们跨越时空,约见干将、莫邪的旷世传奇,聆听风雅之交响。

    除了这些作品,有一些与大奖失之交臂的作品,仍然印在专家和观众激情的泪痕和心迹里。话剧《行知先生》新颖的舞台呈现,感人的历史画卷,展现了不屈民族风骨;锡剧《大风歌》穿越江南雨,豪情唱大风,让人耳目一新。

    当然,这次评奖,当许多作品在舞台上同时呈现时,我们也会发现有待进一步解决的问题。在注重主旋律题材的创作演出时,我们还应该避免人物、故事同质化的可能。尤其是农村题材,是否可以不要老是拿“村官”说事?弘扬革命精神的题材,在舞台呈现上,除了凝重、恢宏的风格外,是否可以创作一些举重若轻,风格淡雅的作品?毕竟戏剧既有教化功能,也应有娱乐功能。

    未来的日子里,需要更多的新剧照亮舞台,照亮人心。我们期待江苏戏剧的未来,更上高峰一层楼,再织红霞百重衣!

    (作者为江苏省演艺集团原创作室主任,国家一级编剧)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