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1版:风雅秦淮·文艺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 风雅秦淮·文艺 --
版次:[ B01 ]
文艺批评岂能沉迷于“种草”

    □ 周思明

    我们已进入众声喧哗的融媒体时代,但视野所及,除了在自媒体能听到一些批评声音以外,在许多主流媒体上,表扬式评论仍是文艺批评“主旋律”。

    “文艺批评要的就是批评,不能都是表扬甚至庸俗吹捧、阿谀奉承。”(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但现实情况是,公正客观直言无忌的文艺批评因为极易开罪于人,往往如顶着碾盘唱戏,吃力不讨好,因而变得艰难尴尬、阻碍重重、难以展开。即使偶尔出现批评的端倪,也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而赞美、讴歌、崇拜、吹捧的声音,却是层出不穷、不绝于耳。尤其是对名家作品,动辄称颂,膜拜有加,言语上不敢越雷池半步。反倒是一些非主流媒体,会出现一些匿名作者的“弹幕”。但正由于此类媒体非主流,它们所发布的批评意见既不能对创作者产生什么影响,更无力左右文艺创作的“大好形势”。

    现在人们喜欢讲批评家与文艺家的良性互动。何为良性互动?一团和气就叫良性互动?真正的良性互动,应该是批评家与文艺家的真诚交流、直言相向;作为批评家,就应该有替观众网友鉴别作品优劣的责任担当。“自由其思想,独立其精神”“坏处说坏,好处说好”的胆识和行动,是批评家应当具备的基本素质和专业精神。现在文艺界每年都会有大量新作品推出和许多赛事举办,如果没有靶标精准的文艺批评,观众如何在浩如烟海的文艺作品中去鉴别和选择?很多时候他们只是被动地欣赏,稀里糊涂地接受,良莠不辨,优劣不识,将婴儿与洗澡水一并认领。用鲁迅先生的话说,“那样的结果将会很坏。”

    真诚的文艺批评是融媒体时代文艺批评的稀缺资源。开展积极正面强攻式文艺批评,建构文艺批评价值,是当前文艺繁荣发展的当务之急。然而,就思想深度、精神资源、理论概括力、创新意识、审美判断力而言,当前富有主体精神的、有个性风采的、有影响力的文艺批评仍极为匮乏,而跟在现象后面亦步亦趋的或迎合型的、冬烘型的、克隆型的批评却不绝于耳。明明作品有毛病,批评界却睁一眼闭一眼,甚至把问题和毛病当成“接地气”“贴民生”加以褒扬,“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

    现在流行一个网络热词“种草”。何为种草?简单说,是指分享推荐某一商品的优秀品质,以激发他人购买欲望的行为,或自己根据外界信息,对某事物产生体验或拥有的欲望的过程。如今,在文艺批评领域,这种带有商业味道的“种草”可谓非常普遍,而为作家、艺术家及其作品“捉虫”的却少之又少。

    文艺批评不能沉迷于“种草”而忘记了“捉虫”。若然,文艺百花园内势必杂草丛生、鲜花枯萎,所谓“百花齐放”就只能是一朵朵飘在空中的美丽的肥皂泡。文艺批评的责任是培育和引领,而不是迎合和屈就。坚持思想标准和艺术标准,在潮水般涌来的作品中披沙拣金,将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的文艺佳作淘选出来,推介给广大受众,这是文艺批评的价值所在,也是文艺繁荣发展的关键所在。文艺批评如果匮乏问题意识和问题导向,批评家凭什么进入文艺创作现场?在这个文化多元时代,文艺批评价值的坚守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批评家要用独立的见解启发创演者,引领观众和网友。好的文艺批评,蕴含着我们通常讲的真、善、美三要素。真,就是要讲真话、道真情、求真理;善,就是合目的、合规律、合法则;美,就是行文美、表达美、形式美。只有敢于直面问题,发出批评的强音,才能让我们的文艺批评实现求真、向善、寻美的审美效果;批评家们只有坚守文艺批评的个性与风骨,也才能实施科学、深刻、生动的文艺批评,真诚表达对社会、对人性、对艺术的理解和思考。做到这点不易,但也正因如此,才值得广大文艺批评工作者为之付出。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