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2版:直通12345·文体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 直通12345·文体 --
版次:[ A12 ]
扬子江作家周举办《敦煌本纪》阅读分享会,作者叶舟——
为敦煌立传 说少年气象

    作为第二届中国江苏·扬子江作家周系列活动之一,“长歌高踏,跃马边疆——从《敦煌本纪》说起”阅读分享会近日在先锋书店举行,作家李修文、评论家何平对话《敦煌本纪》作者叶舟,与读者分享这部长达百万字的长篇巨制背后的故事,和这部作品对当代文学的重要意义。 

    “重新发现边疆发现美”

    《敦煌本纪》是国内首部以小说笔法为敦煌立传的长篇巨制。这部作品于2018年由译林出版社出版发行,2019年8月成为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十部提名作品之一。这是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它标志着对敦煌作为文学形象的书写趋于成熟。 

    叶舟是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得主,敦煌是他多年来的写作母题。叶舟在小说中“发明”了一座全新而劲拔的敦煌,“地理敦煌仅仅是一个故事的发生地,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在于少年中国。”

    在叶舟看来,河西走廊是丝绸之路最灿烂的一段,“我想中国文化一定有它最原初的精神性的东西,那种韧性、少年时代的可爱,不在都市,一定在边疆,它是原生态的,是野蛮的,是赤裸裸放在天地之间的。我想我的使命就是重新发现边疆,那些美,那些少年的奔跑,少年的义无反顾。” 

    “用文学手法擦亮古老词汇”

    《敦煌本纪》是叶舟真正意义上的首部长篇小说,酝酿和发酵长达16年,很长一段时间,一堆庞杂的资料、一堆无边的想象,像缠麻一样在他脑子里发酵。叶舟说,写这部作品对他来讲是一次巨大的挑战,曾经面临巨大的困惑,“困难像祁连山横在那里,中间几度差点放弃,但是我相信敦煌冥冥当中成全了我。”他一直认为,写一部长篇小说至为关键的,在于找见第一句话。“2016年年底,我从扬州赶往南京禄口机场,眺望车窗外那一轮落日,突然觉得它竟然像一介少年游侠,先我而去,奔向了敦煌。在那一刻,我知道我找见了。” 

    “我在查阅资料时,看到民国年间的一份报章上,几位有世界眼光的知识分子写道‘大好河山竟成一片修罗之场,岂不知西北边疆,蕴藏中国的未来’。”叶舟说,“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铁迹,《敦煌本纪》就是想把——天下、少年、血涌、担当、正义、温情——这几个古老的词汇试图擦亮而已。” 

    “对当代贫瘠小说的一次输血”

    《敦煌本纪》出版后引起巨大反响,有读者将《敦煌本纪》比作“河西走廊的《白鹿原》”。评论家何平认为,这两部作品在叙事上有一定的相似性,但文化气质、精神、腔调完全不一样。“《敦煌本纪》写的是少年中国气,从某种程度来讲是现代人内心最为匮乏的。”何平用“对当代贫瘠小说的一次输血”来定义《敦煌本纪》的气质,“无论文学创作还是中国文化的格局,都需要这种飞沙走石的少年气象。” 

    关于少年气象,叶舟有自己的解读。他把写作分两类,一种是青春期的写作,另外一种是青春写作。“年轻的时候写作,可能是青春期写作,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永远是青春写作,越写越是少年,越老越是赤子。年轻时飞扬澄澈,年老时稳健凌厉,但背后的精神气质是一样的。” 

    在作家李修文看来,《敦煌本纪》是一本大书,“每个人都可以进入,找到一条自己在今天这个时代安妥心灵的办法,这部作品既严丝合缝又有一种混沌庄重的力量。”他认为,《敦煌本纪》融入了现代精神,同时又在召唤一种我们久违了的某种中原意义的文学气象。”   

    本报记者 邢虹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