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3版:保护母亲河 建功新时代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20年06月03日 星期三
-- 保护母亲河 建功新时代 --
版次:[ A03 ]
长江江宁段十九公里滨江岸线小码头、小作坊全部搬迁
铁腕治污,长江水清豚先知

顾富兴。

夏学荣。

长江江宁段江水清澈,景色迷人。

南京江宁,是万里长江进入江苏的首站。

    6月2日,长江入苏第一站——长江江宁段19.08公里滨江岸线绿意盎然,江风习习。仙人矶下游100米处,白杨挺立,芳草如茵。“我在这里开办砂石码头25年,今年是江水最清澈的一年!”站在砂石码头旧址,夏学荣看着满目葱郁和一江碧水,无限感慨地说。

    江水由浑转清,缘自江宁共护一江碧水向东流的铁腕治污和系统施策。

    水中看

    又见一江碧水

    长江江宁段西起与马鞍山交界的慈湖河口,东至江宁河河口,是万里长江奔腾进入江苏的第一站,滨江岸线全长19.08公里。

    6月2日上午,记者乘船沿长江顺流而下,目之所及,秀美壮观。滔滔江水,一路奔腾,宽阔的江面一望无际,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仿佛无数条金色鲤鱼在白浪里翻滚。从主航道远望南岸,长江江宁段岸线郁郁葱葱的树木、植被构建起一道护江绿色屏障,犹如绿色画卷渐次展开。

    “以前这一片都是砂石场,当时堆满了沙子,空气灰蒙蒙的,江水浑浊。”船至子汇洲附近,64岁的袁志荣指着现在的江豚广场告诉记者。袁志荣是名副其实的“老船长”,父母在南京江海公司工作,他从小就在船上长大,后来子承父业,也成了一名“掌舵者”,一辈子“打拼”在长江上。

    在袁志荣的记忆中,以前江水清澈,经常看到江豚嬉戏。后来江宁段的码头、砂石场、造船厂越来越多,到处都是黄尘漫天、机器轰鸣,生态环境日渐变差。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重要指示精神,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去年,江宁区相继完成52处整治对象的拆除搬迁工作,包括32家企业以及12户种植养殖户、6处违规民房工房等,同时全面实施长江江宁段岸线景观提升及设施配套项目,全力提升长江江宁段岸线生态环境。 

    如今,19.08公里的长江江宁段,码头、砂石场林立的现象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岸边像花园、江水变清澈、市民临江又见江。

    “这两年江宁段变化很大,没有了污染源,岸边绿化也越来越密。”袁志荣笑着告诉记者,和以前相比,现在开船更惬意,因为可以随时欣赏两岸风景,“今年年底我就要退休了,在船上待了60年,要离开还真舍不得。”

    岸上行

    处处生机盎然

    6月的江岸,正是树木繁茂、生机盎然之际。2日上午,记者跟随江宁街道河长办主任李平,一路从慈湖河口自西向东,探访滨江岸线整治情况。顺江而下,江堤南侧香樟、白杨等行道树泛着新绿,正迎风舒展枝叶。

    铜井河河口,原宝恒化工厂刚刚拆除完毕,工人正进场准备绿化;一家特种养殖场拆除后,原地恢复了绿化,市民经过时再也闻不到臭烘烘的异味;华林渔业社退捕后,原址被打造成了一处景点,退捕的渔船拆除动力装置供游客参观,也成为当地人的集体记忆;滨江建材厂拆除后,当地建成了上万平方米的江豚广场,成为居民平日休闲的好去处。

    江豚广场东边300米处,是原中建铸造厂所在地。2日,铸造厂老板顾富兴在拆迁搬离2年后,第一次踏上自己打拼了25年的厂房旧址。看着一片绿意,他不禁惊呼,“天哪,我都快认不出这个地方了!”

    顾富兴原本在铜井从事铸造件加工生意,1995年来到滨江岸线三十匹泵站处,租了50多亩地开办中建铸造厂,为马钢等企业配套加工各种钢铸件。“工厂大约有50名工人,一年产值七八百万元,养家没问题。”顾富兴在江堤上边走边寻找当年厂房的“踪迹”。

    拆除前,中建拥有2排厂房、多台中频炉,门前还有一条300多米长的水泥路。如今,厂房拆除了,设备移走了,原地种上了一排排行道树。走下一处台阶,顾富兴终于找到了一棵碗口粗的香樟,“这棵香樟是我亲手种在厂房里的,到今年已经25年了,你看,边上还有一棵桂花树,也是我种下的。”

    看着厂房原址发生的巨变,顾富兴很是欣慰。“我是第一批签了拆迁协议的。虽然说厂子是我一家人的生活来源,但长江大保护事关子子孙孙的利益,这才是大账,我必须支持!长江保护好了,子子孙孙都受益哩!”

    江边游

    见证岸线蝶变

    顾富兴开办铸造厂的同一年,夏学荣也来到了滨江岸线打拼。当时夏学荣刚退伍不久,决定自谋职业,于是在仙人矶下游100米、离中建铸造厂1.5公里上游处开办起一个小砂石码头。

    “一年能挣20来万元,但说实话,砂石码头对环境影响的确很大。”夏学荣回忆,当时砂石卸货后,就堆在附近一个六七亩的池塘里,砂石多到什么程度呢?“填满了1米多深的池塘,继续向上堆,最高可以达到20米高。”

    六七层楼高的砂石堆,江边风大,一阵风刮过,漫天细碎的小砂石,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此外,周边多家船只维修等企业也集聚在此,生活垃圾、污水等乱倒,“环境脏乱差、位置又偏僻,除了拖运砂石的工人,一年难得见到生人,小偷都不光顾。”夏学荣苦笑着说。

    前年,江宁街道决定清理滨江岸线环境,夏学荣二话不说,爽快答应拆除搬迁。妻子不理解,怪他“太好说话了”,夏学荣开导妻子,“长江大保护是中央决策,这是大是大非问题,不能因为一己私利,影响牵涉子孙后代的长江大保护事业。”

    夏学荣不仅自己积极响应拆除工作,还帮忙说服周边企业一起配合整治。“我是退伍军人,又是一名党员,肯定要支持、配合地方政府工作。再说,长江大保护优化了环境,提升了水质,最终受益的还是我们老百姓自己。”

    拆迁搬离2年多来,夏学荣仍保持每周2次的频率来看江。他最常去的是他打拼了25年的砂石码头旧址,是江水由浑转清的直接见证者。

    除了沿江居民,江豚也是长江水质提升的见证者和受益者。污染企业搬迁后,机器轰鸣声和漫天灰尘消失了,长江标志性物种——江豚出现的频次明显增多。南京江豚保护协会秘书长姜萌证实,10年前南京江豚一度下降到不足30头,如今长江南京段的江豚数量已稳定维持在50头左右,处于恢复性增长状态。

    “砂石场和渔船的存在对江豚负面影响很大,拆除后,水质变好了,江豚又游回来了。”姜萌说,如今在新济洲、子母洲观测点,他经常能看到江豚成群在江水中嬉戏、合作捕鱼的场景,每到春秋季还能看到母江豚背着小江豚游动。

    系统治

    让长江永葆生机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治好‘长江病’,要科学运用中医整体观,追根溯源、诊断病因、找准病根、分类施策、系统治疗”“做到‘治未病’,让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断,为治理母亲河提供了重要方法。

    江宁区委、区政府及南京江宁滨江开发区、江宁街道强力整治、系统考虑,对岸上、集镇、通江河道采取了全方位铁腕治理:

    除了完成52处整治任务外,江宁街道以持续改善长江水质为核心,将长江入河排污口治理范围扩大至辖区内5条通江河,对所有排污口开展排查、检测、溯源、整治,扎实推进“一江五河”水污染治理、水生态修复、水资源保护“三水共治”;

    持续推进雨污分流,截至目前,江宁集镇居民生活污水收集实现全覆盖,村庄生活污水本月底实现收集全覆盖,届时真正实现不让一滴污水流入长江;

    当地51户渔民、1家渔业社全部转产退捕,191条三无船只全部清理到位,长江真正得以“休养生息”……

    岸上的绿化提升仍在持续推进。自今年春节后复工复产以来,长江江宁段滨江岸线迎水面及背水面100米范围内全部实现造林绿化,共种植了27万株苗木,造林绿化总面积8804亩。19.08公里长江岸线正成为全新的“网红打卡地”。

    江宁街道党工委书记张朋芳表示,在坚持生态保护的前提下,街道将持续推动长江江宁段实现科学发展、有序发展、高质量发展,同时,进一步提升、改善长江江宁段沿江生态环境和产业发展环境,打造环境优美、魅力独特的绿色生态带、人文景观带,力争形成滨江岸线整治的“江宁样本”。

    本版撰稿 通讯员 张磊 

    南报融媒体记者 周爱明 杜莹 王怀艳

    本版摄影 南报融媒体记者  姚强  冯芃  董家训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