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评论·经济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版面导航
2020年06月18日 星期四
-- 评论·经济 --
版次:[ A04 ]
领跑科技更需释放青年创新能量
□刘根生

    日前,全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南京举行。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宣益民院士、南京大学祝世宁院士荣获省基础研究重大贡献奖,南京工业大学药学院院长黄和等10人获省青年科技杰出贡献奖。这两个奖项都是“首设”。

    基础研究是创新创造之母。首设基础研究重大贡献奖,就是要激励科学家在冷板凳上钻研前沿性课题,催生更多原始创新。前沿性成果是震撼性的、革命性的,又是艰苦的、缓慢的,不仅需要“板凳一坐十年冷”,更需要“一茬接着一茬干”,自然更需要青年科技人才投身其中。首设青年科技杰出贡献奖,对于激励青年人才沉潜于科研“深水区”,充分释放青年创新能量,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跃迁原指量子力学体系状态发生跳跃式变化,现在已被用来指各领域非线性上升现象,“颠覆”“爆裂”“迭代”都由此而生。跃迁如同圆盘高速旋转,越靠圆盘边缘越不稳定;身处圆盘轴心,反会感到转速越快越稳定,轴心即源头创新。跃迁时期对科技创新敏感度要求特别高,青年条条框框少,接受新知识快,对科技新变化更加敏感,也更容易走在科学前沿。要领跑科技,更需要充分释放青年创新能量。

    有研究表明,25至45岁之间是出成果的黄金期。10名省青年科技杰出贡献奖获得者平均年龄为42.2岁,他们都用高水平科研成果为科研黄金期提供了实证。比如南工大黄和教授及团队致力于特殊微生物资源挖掘和开发,完成了多种产品中试或产业化推广;南林大陈金慧长期致力于林木遗传性状基础理论和良种培育研究,构建了林木细胞工程繁育和遗传转化体系,推动了林木良种细胞工程种苗规模化生产;南京越博动力董事长李占江带领团队攻克关键性技术,已拥有新能源汽车整车控制等多项核心技术。首设省青年科技杰出贡献奖,为青年科研人才跑赢成果黄金期,变现创新能量,增添了新动力。

    邓小平曾说,“干部要顺着台阶上”,是指干部要有深入群众、熟悉专业、积累经验和经受考验锻炼的过程。但对特别优秀的,“要给他们搭个比较轻便的梯子,使他们越级上来”。充分释放青年创新能量,同样需要“给他们搭个比较轻便的梯子”,即在他们最需要支持的时候给予资源和平台支持,助推有潜力实力者脱颖而出。比如南京创新推出高层次人才举荐制,不折不扣兑现高层次人才科技贡献奖补政策,就为一批批青年人才跑赢成果黄金期营造了良好制度环境。“城市求贤,君子择城。”实践也反复证明,哪个地方人才能跑赢成果黄金期,哪个地方就更有“创新的浓度”。

    “当代毕昇”王选当选院士后坦言,在新兴技术领域年轻人有明显的优势,因此倾力帮助青年科学家走到科研前沿;陈洪渊院士在南京大学培养出多位青年科学家,荣获“杰出导师奖”。充分释放青年创新能量,也需要更多“王选”“陈洪渊”。未来的历史剧情注定由“后浪”书写,拥有公信力与资源优势者甘做人梯,青年科研人才带着使命感勇挑重担,科研历史长河必将因“江河滔滔后浪接前浪”而充满浩瀚澎湃之力。

南京日报社主办南京日报总编辑:丁辉宇国内统一刊号:CN32-0030南京日报广告刊例表南京日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南报网新闻热线:025-84686110
南京日报